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加肥猫的享乐窝

我一生都在努力奋斗 向世界争取做一个懒人的权利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关关关雎鸠,在在河之洲  

2011-04-11 23:14:00|  分类: 我现故我在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关关关雎鸠,在在河之洲 - 加肥猫 - 加肥猫的享乐窝

关于《国王的演讲》这部电影,影评人们已经谈了很多,但还没人从自身就是一个结巴的角度来说一下。
  
嗯,请先耐心地看完这篇文章。
  
  
  -----------------
   《关关关雎鸠,在在河之洲》
  
   
相信你的眼睛,这个题目没有搞错。它是一句话,13岁那年从我的嘴中说出,改变了我的生活。
  
初中时,我喜欢上了一位年轻的实习老师。那个夏日的午后,也许全班的人除了我和她都睡着了——她在唧唧喳喳地讲课,象屋檐下的麻雀,而我在心醉地捕捉她脸上若隐若现的酒窝。一会儿,她厌倦了这枯燥的时刻,拿出一本《诗经》,她解释说,古代的孩子都要大声地念这本书,要找个全班最有学问的人来念。
  
她选中了我。我因为这突如其来的荣耀而不知所措。站起来,从她的手里接过《诗经》,头脑有点晕眩。我无法压制颤抖的声线:“ 关关关雎鸠,在在河之洲。”一阵寂静后爆发的笑声淹没了我。我从《诗经》里抬起头,看了老师一眼。她捂着肚子,笑得比谁都厉害,空气里无数个银铃铛在刺耳地敲响。一丝莫名的痛楚从我的心上蔓延而过,它裂开了一道缝隙——从那一刻起,我变成了一个医学上称为“语阻症”的患者,俗称结巴。
  
若干年后,我读到三岛由纪夫的《金阁寺》,他描述一个结巴少年的困惑:在话语经苦苦挣扎完成之后,失去新鲜度的现实、散发着腐臭气的现实,总是横躺在眼前——我可以据此解释,如果不发生语言上的交通事故,迎接我的现实,就是老师的爱护与同学的羡慕;可现实却因为那一刻的挣扎与拖延,爱护与羡慕一下子变质,成为了嘲笑。
  
王小波在《我的阴阳两界》中谈到一个阳痿者,他被放逐在世俗生活之外,享受独处的乐趣。事实上,阳痿与结巴的共同之处是对于身体某种器官不能操控自如。一个结巴除了无法拥有“新鲜的现实”之外,也可以享有这种独处的乐趣。喋喋不休的正常人一生要制造多少语言垃圾,在非常年代,人们还用恶毒的语言来相互伤害。结巴就少造许多口舌之孽,正如阳痿者难以犯下强暴的罪行。
  
结巴比较阳痿还有一点好处——它具有高度的娱乐性。有一个经典的笑话,关于结巴买可乐的。当那个笨拙的家伙终于说出“买……不起”时,性急的卖主已经打开了可乐盖子。这次倒霉的是卖主,他要面对一罐即将“失去新鲜度”的可乐。
  
“你有权利保持沉默,否则你现在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将被当作呈堂证供。”结巴不但有权利,而且有充分的理由保持沉默。我们不必承受“言多必失”的损失,坚守住那金子般的沉默,在一片浅薄的浮嚣中显得卓尔不群,这也是我们被饶舌的庸人嘲笑的理由。查尔斯•兰姆自嘲是个爱讲笑话的结巴。他在公众场合发表演讲,正如张爱玲的形容:“人家是唾珠咳玉,他是被珠玉卡住喉咙了。”这时,台下就有人不断地发出嘘声。温和的兰姆给弄得恼火了,他说:“会发出这种声音的,只有蛇、鹫鸟和傻子。现在请你们到台上来,让我看看你们是什么东西?”这话说得可真痛快。然而,兰姆应该原谅那群庸人,他们不是蛇,也不是鹫鸟,只不过是冒冒傻气罢了。
  
我很怀念那笑声甜美的实习老师。我找到了一个有力的佐证,动物学家发现一种鸟儿,类似于斑鸠的,叫起来音节顿挫重复,也会“结巴”。我想告诉她,我当年就是这样一只呆鸟,那么喜欢你,笨拙地呼唤你。因为喜欢的缘故,在那个喧嚷的教室里,虽然我心里充满了懊恼,却甘愿站在那里,让你一直开怀大笑。
  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  
其实,这篇文章还是做了一些美化与修饰的,我并不是因为实习老师的缘故变成一个结巴,而是小时候贫嘴贱舌地学别人结巴,结果自己也成功地变成一个结巴。
  
当然,曾经遇到一个脾气暴烈的数学老师,他的棍棒教育也不无帮助。有一次,我的四则混合运算题,10道题错了8道,我的手心要承受8记教鞭的抽打。抽到第5鞭的时候,我终于忍不住了,很丢脸地求他:“老。。老。。。老。。。师,能。。。不能。。。这次。。。别打了。。。留着。。。下次。。。如果我。。。再错的话。。。一起打。。。”他没有同意。
  
长大之后,那些人生的阴影逐渐散去,在不着急、不紧张、不激动的情形下,我已经可以流畅地表达心中所想,但就像片中的国王一样,还是有一个小小的阴影默默地存留着:害怕突然回到过去。
  
今年,我的工作发生了变动,到了电台工作,总监有意让我参与一档谈话节目,类似锵锵三人行那种,充当固定的嘉宾。老天啊,久违的焦虑又来了。那天,第一次进入直播间之前,一整天都是心神不定的,下午打网球的时候,也莫名其妙地输掉了不该输的比赛。等晚上真正坐到话筒前的时候,终于淡定了下来,还算圆满地完成了节目。这档节目如今做到第四期了,感觉还不坏,我甚至有点喜欢这种话筒前的感觉了,似乎有一个无边无际的小世界在前方拓展开去,。。。
  
好吧,我要承认,这部电影给了我力量,柯林·菲尔斯既然可以成功地扮演一个结巴,那我也可以成功地扮演一个话痨。不就是演技嘛!这个我有!在这个乱七八糟的世界上活了这么些年,没有一点演技傍身,怎么可以啊!
  
嗯哼, 我还希望,有朝一日,偶然遇到那个数学老师,铿锵有力地告诉他:“当年,你他妈的可真是一个混球!”
  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93)| 评论(9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